新藥網logo
·设为首页 ·加入收藏  
Facebook/Skype/MSN账号:HKcmsa@outlook.com
癌症-肿瘤-病友康复群
    首頁  |    全球新聞   |    公司動態   |    癌症資訊    |    中醫抗癌   |    替代醫學   |    檢查手段   |   治療方法   |    癌症心理    |    癌症飲食    |    居里制药    |    官方淘宝
癌症專題    |    抗癌新藥   |    現代中藥   |    名醫論癌    |    抗癌故事    |    癌友活動    |    名醫診室    |    病患留言 |   常見問題  |   康復案例 |   在診醫生
胃癌
大腸癌
食管癌
肝癌
乳腺癌
胰腺癌
肺癌
白血病
子宮頸癌
腦瘤
膽管癌
甲狀腺癌
喉癌
膽囊癌
小腸癌
舌癌
鼻咽癌
膀胱癌
腎癌
皮膚癌
前列腺癌
淋巴癌
卵巢癌
骨癌
  • 富萜樟芝全球发布会
  • 關注微信拿抗癌大獎
  • 手术化疗黄金搭档
  • 第三期圓滿落下帷幕,精彩花絮搶先看
  • 康复看得见
  • 與專家一對一交流
  • 《抗癌大趋势》大型赠书活动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7
  
   2014 年11 月22 日 Saturday 搜索   投稿或免费索取专业抗癌书籍或权威专家免费远程诊断请加我
 
  你現在位置:首頁名醫論癌 > 乳腺癌治療名醫、專家論壇 
乳腺癌治療名醫、專家論壇
來源:全球華人抗癌新藥網 瀏覽:2275 發布時間:2008/7/7 16:16:43
內容簡介顧伯華診病重視八綱辨證。乳房腫塊也有寒熱虛實之辨。乳腺癌腫塊的形成,是由邪毒蘊熱煎熬津液氣血,致瘀凝痰結。所以這類腫塊是“真熱假寒”,不能用治流痰陰疽的溫經散寒方藥,而必須用清熱解毒的方藥。

一、顧伯華認為乳腺癌非因寒而瘀凝,乃肝火煎熬致瘀凝痰結

顧伯華診病重視八綱辨證。乳房腫塊也有寒熱虛實之辨。乳腺癌腫塊的形成,是由邪毒蘊熱煎熬津液氣血,致瘀凝痰結。所以這類腫塊是“真熱假寒”,不能用治流痰陰疽的溫經散寒方藥,而必須用清熱解毒的方藥。如白花蛇舌草、鹿銜草、鳳尾草、露蜂房、草河車、蛇六穀,蒲公英、半枝蓮等,並伍同山慈菇、夏枯草、土貝母、土茯苓等清熱解毒,化痰散結藥物。清熱解毒藥具有較廣的抗菌素菌譜,能抑制病毒,提高機體的非特異性免疫力,對實驗動物有一定的抑制率。化痰散結,軟緊消腫的中藥對局部病灶和轉移淋巴結有一定的消散作用。活血化瘀藥物可使癌細胞不易在迴圈液中停留,聚集或種植,從而可以減少轉移發生。同時它還可以改善微循環,增強血管愛透性,改善實體瘤的局部缺氧狀態,提高放療或化療的敏感性,可以使更多的致敏淋巴細胞到達腫瘤部位發揮其抗癌作用。(顧乃強。顧伯華教授治療乳房病經驗介紹。見:中華中醫外科學會乳腺病專業委員會編。乳病蔡萃。西安:世界圖書出版西安公司,1995.77~80)

二、顧伯華對乳癌論治務必顧本,扶助氣血,健脾養胃

扶正顧本是顧伯華治療乳癌的得要治則,尤其是晚期乳癌瘤體擴散,正虛體弱者,顧伯華總是把扶正顧本放在首位,從癌腫的局部表現和患者的全身狀況來辨證地處理標本關係,立法用藥。顧伯華在乳癌治療上時時注意扶助氣血,調護脾胃,尤其對晚期乳癌更不主張一味攻伐,在正氣不支的情況下,化療也需視正氣能否耐受,不然必會徒傷正氣。“得穀者昌,失穀者亡”對乳癌患者來說尤為重要。顧伯華常用于乳癌的益氣養陰,健脾養胃的中藥有:黃芪、黨參、生地黃、黃精、麥門冬、茯苓、淮山藥、天花粉、穀芽等。(顧乃強.顧伯華教授治療乳房病經驗介紹.見:中華中醫外科學會乳腺病專業委員會編.乳病薈萃.西安:世界圖書出版西安公司,1995.77~80)

三、林毅強調中西醫結合綜合治療是提高乳腺癌臨床療效的方向

林毅指出,隨著醫療技術的發展和進步,對乳腺癌的發病有了新的概念。認為乳腺癌自發病起即是一種全身性疾病,是全身疾病的局部表現。因而其治療策略亦發生了改變。

從臨床實踐中我們可以看到,現代醫學在診斷疾病,清除癌灶以爭取根治方面有其優勢,同時也造成機體的氣血耗傷,臟腑功能失調,機體組織的損傷難以修復,生存品質下降。中醫藥療法具有根據患者的個體情況,辨病與辨證相結合,攻補兼施,在祛邪抗癌的同時,不傷正氣或少傷正氣,減少醫源性疾病的發生,減輕放化療引起的毒副反應,改善機體內環境,提高手術切除率及放化療完成率,減少腫瘤復發和轉移,使腫瘤患者有較好的生存品質,從而提高臨床療效等優勢。但是,單純中醫藥治療也存在著根除癌灶困難,殺滅癌細胞作用不強,抗腫瘤療效重複性差的缺陷。而中西醫結合治療可減輕乳腺癌患者症狀,延長生存期,提高生存品質,降低復發和轉移,從而提高遠期治療效果。特別是在中、晚期乳腺癌患者不宜手術或乳腺癌術後復發和轉移者,更顯示了中西醫結合治療的優越性。因此,中西醫綜合治療是提高乳腺癌臨床療效的主要方向。(林毅、蔡炳勤主編.中西醫結合治療乳房常見病.高談闊論廣州:廣東人民出版社,1999.318~328)

四、陸德銘主張辨病與辨證、扶正與祛邪相結合治療各期乳腺癌

陸德銘臨證以辨病與辨證,扶正與祛邪相結合為原則,分清虛實主次,辨別邪正盛衰,慎重權衡。在治療上強調“扶正以祛邪”,“祛邪以扶正”,扶正祛邪並施。在用藥上辨證辨病用藥相結合,常在辨證用藥的基礎上加以辨病用藥,分期選用有抗癌活性藥物。從而提高機體抑制腫瘤能力,達到抗癌、抑癌的目的。主張早、中期乳腺癌應以手術、放療、化療為主,配合中藥以減毒增效。晚期乳腺癌以扶正為主,佐以祛邪治療,才能取得最佳效果。而對於乳腺癌術後患者,臨證更應側重扶正培本,並貫穿整個治療過程即將終,以增強機體抗癌能力,又為祛邪抗癌創造必要條件。他認為,晚期乳腺癌及術後3年內患者,應扶正祛邪並重;術後3~5年以扶正為主,佐以祛邪;術後5年之後則應扶正培本。陸德銘認為,扶正祛邪中藥可調節機體陰陽、氣血、臟腑、經絡的功能平衡,增強機體抗癌、抑癌能力,並可改善患者症狀,穩定患者病情,延長生存期,提高生存品質。陸德明臨證常以中藥生黃芪、白術、茯苓、山藥等益氣養血,健脾和胃,以中藥生地黃、天花粉、枸杞子、玄參等滋陰生津,以中藥白花蛇舌草、半枝蓮、蛇六穀、莪術、石見穿、丹參、露蜂房、牡蠣等祛邪抗癌,以中藥仙靈脾、補骨脂,菟絲子等補腎生血、維護正氣。(劂華髮·陸德銘治療乳腺癌及其術後經驗擷萃.遼寧中醫雜誌,1994,21(2):61~62)

五、陸德銘以扶正法為主防治乳腺癌復發和轉移

陸德銘認為,乳腺癌復發轉移的治療應著重于治本,強調“養正積自除”,主張“扶正為主,祛邪為輔”。扶正可祛邪、抑邪、防邪、當以扶正固本為防止復發轉移的主要方法。扶正時尤重脾腎。若脾腎不足,則先後天平衡失調,致使正氣內虛,最易致癌復發轉移。臨床可用生黃芪、黨參、白術、茯苓、薏芯仁、陳皮等益氣健脾運脾,扶助氣血,顧護後天,使氣血生化有源,五臟六腑皆受之;淫羊藿、肉蓯蓉、巴戟肉、鹿角片、補骨脂、山茱萸、天門冬、枸杞子等補益腎氣,調攝沖任,固攝先天,使先後天平衡,正氣得固,則邪氣易被殺滅或驅逐出外,防止或延緩了癌腫復發轉移,並用中藥南沙參、枸杞子、天門冬、龜甲、鱉魚、生地黃、玄參等養陰生津,中藥當歸、大白芍、何首烏、黃精、熟地黃等滋陰養血。關於扶正藥的作用機理,陸德銘認為,扶正藥一則可調節機體免疫功能,改善機體免疫狀態及機體對外界惡性刺激的低抗力,有利於消除或控制復發轉移;二則可調整機體神經、內分泌、體液的調節功能,保持機體內環境穩定及機體內外相對平衡性;三則可保護骨髓及腎上腺皮質功能,改善血象,對放、化療有減毒增效之功,提高放、化療完成率,控制癌腫復發轉移;四則有直接反突變、抗癌、抑癌作用;五則可提高手術效果,改善體質,促進康復,提高生存品質,延長生存期;六則可治療癌前期病變。

乳腺癌複轉移患者,有正虛的特點,強調扶正以祛邪,同時不應邪實的一面。主張驅邪務盡。務必廓清餘邪,使邪去正安,否則餘邪未盡,死灰復燃,則邪勢鴟張,常不可控制。臨床慣用柴胡、八月劄、延胡索、川楝子等疏肝理氣;三棱、莪術、石見穿、丹參、水蛭、蜈蚣、全蠍等自學成才血軟堅;生米夏、山慈菇、全瓜蔞、夏枯草、大貝母、僵蠶、皂角刺等化痰消腫;蛇莓、蛇六谷、龍葵、蚤休、苦參、半枝蓮、蜀羊泉、苦參、石上柏、藤梨根、魚腥草、蒲公英等清熱解毒;天南星、露蜂房、蛇六穀等以毒攻毒。如此,扶正祛邪並顧,扶正以祛邪,祛邪不傷正,兩者相輔相成,標本同治。

基於上述認識,陸德銘擬定益氣養陰,補腎調沖,解毒散結,以防治癌腫復發轉移的基礎方。藥用:生黃芪、黨參、白術、茯苓、生薏芯仁、南沙參、枸杞子、淫羊藿、三棱、莪術、石見穿、山慈菇、蛇莓、蛇六穀、半枝蓮、藤梨根、露蜂房。並隨症辨證辨病用藥。局部皮膚、胸壁、淋巴結轉移者,多因痰、瘀、毒膠結而成,常重用活血解毒之品,並加皂角刺、海藻、大貝母、夏枯草等化痰軟堅消腫;肺及胸膜轉移,出現咳嗽、氣短、胸悶、伴胸腔積液,常用三子養親湯、葶藶大棗瀉肺湯,藥如葶藶子、白芥子、蘇子、萊菔子、龍葵等瀉肺利水,肅肺平喘;出現咳嗽、咯血,用百合固金湯(藥用:百合、魚腥草、仙鶴草、地榆、側柏葉等)養陰潤肺,涼血解毒;肝轉移出現納呆、嘔吐、黃疸。用茵陳蒿湯(藥用:茵陳、虎杖、大黃、柴胡、垂盆草等)清肝利濕;腦轉移出現頭痛嘔吐、視力障礙、抽搐,用羚羊鉤藤飲(藥用:羚羊角、鉤藤、川芎等)育陰潛陽;骨轉移出現持續性劇痛且漸加重、行走不便、翻身困難、局部壓痛甚,或伴病理性骨折,多因癌腫日久,邪毒客居已深,正氣大衰,氣血虛弱,無以榮養經脈,不榮則痛,或邪毒內蘊,癌毒蘊結,氣血凝滯,不通則痛。臨證常重用淫羊藿、巴戟肉、補骨脂、山茱萸、骨碎補、杜仲、續斷、狗脊等補腎壯骨止痛,並可引起報使,助藥直達病所,蒲黃、五靈脂、水蛭、土鼈蟲、蜈蚣、全蠍、壁虎、延胡索、香附、郁金等理氣活血止痛;半枝蓮、蜀羊泉、蚤休等清熱解毒止痛,磁石、珍珠母等重鎮安神止痛,白芍、甘草緩急止痛;並常選用現代藥理研究證實有止痛作用的乳香、沒藥、細辛、徐長卿、桂枝、延胡索、蜈蚣、全蠍、馬錢子等。

同時,陸德銘強調,藥物用量輕重與療效關係密切。乳癌復發轉移,正氣大虛,邪實亦盛,處方用藥量輕,雖補則無力扶正,欲攻則難達病所。幫遣藥擅用重劑,常謂大劑方能起屙,量小不易應手。生黃芪、三棱、莪術、石見穿、半枝蓮、藤梨根、蛇莓等常各用30g~60g,有些藥雖言其有毒,亦常超量使用,如蜂房12g,制南星15 ~30g,蛇六穀60 g。白術、茯苓、半夏、陳皮等則以常量9~12 g予之,以病去為度。陸德銘臨證喜用生黃芪30 ~60 g,蛇六穀60 g。認為生黃芪補氣托毒,不僅可增強機體免疫功能,且可抗癌、抑癌,重用蛇六穀消腫散結,增強抗癌療效。(劂華髮,吳雪卿,陳前軍.陸德銘扶正法為主防治乳腺癌復發轉移的經驗.遼寧中醫雜誌,1998,25(7):297~298)

六、陸德銘注重舌診在轉移性乳腺癌中的治療指導作用

陸德銘認為,舌質色紅無苔或少苔,或中剝有裂痕者,為加大養陰藥用量的指標,甚者可加用龜甲、鱉甲等血肉有情之品;舌質淡胖,邊有齒痕者,多氣虛、陽虛,宜益氣溫陽,加用補骨指、巴戟肉、黃精等;舌苔厚膩者,多為放、化療後引起的胃腸功能紊亂,益健脾和胃,可選用二陳湯。其尤重視舌邊瘀紫對腫瘤預後的診斷意義:舌邊瘀紫減退,說明病情好轉;若進一步發展加重,則病情發展,預後不良。(劉勝.陸德銘治療晚期轉移性乳腺癌經驗.中醫雜誌,1996,37(1):18~19)

七、何任治療乳腺癌以“扶正祛邪”為治療原則

何任認為腫瘤形成的根本原因還是“邪之所湊,其氣必虛”,以“扶正祛邪”為治療原則。任何根據目前臨床乳腺癌者多已行過手術、放療或化療等西醫治療,認為中醫治療應以扶正為主,目的在於儘量調動人體本身的免疫功能。常用藥有人參、黃芪、茯苓、豬苓、絞股藍、白術、甘草、當歸、天六冬、紅棗、薏芯仁等。而抗癌藥應視病人情況,間歇地或重或輕地運用。如化療、放療間歇期,或血象中白細胞不很低時,中藥抗癌藥可多用、重用。反之,則相對地少些、輕些,以避免“虛者損之”。常用的抗乳癌藥有山海螺、山慈菇、穿山甲、皂角刺、夏枯草、蒲公英、香茶菜、白花蛇舌草、七葉一枝花、土貝母、貓人參、半枝蓮、王不留行、八月劄等,並對見症作辨證施治。(何任.何任臨床經驗輯要. 北京: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,1998.95~96)

八、王玉章強調乳腺癌早期治療要抓住以消為貴的原則

王玉章認為乳腺癌屬於陰毒之證,乳房屬陽明胃經,乳頭屬劂陰肝經,肝胃二經失調,鬱久化熱,有形之痰與無形之氣相互交熾,積久成核,兼以肝腎不足,沖任失調,氣運失常,氣滯血瘀,阻於乳絡。臨證要抓住早期以消為貴的原則,分三型論治。①肝鬱脾虛型:治以舒肝健脾,化痰散瘀(柴胡、青皮、陳皮、抗白芍、川貝母、莪術、香附、白芥子、瓜蔞、絲瓜絡、甘草)。②沖任失調型:治以調理沖任,通絡散結(夏枯草、玄參、當歸、白芍、香附、郁金、莪術、川貝母、橘葉、甘草)。③氣陰兩虧型:治以扶正驅邪,益氣滋陰(生黃芪、全當歸、北沙參、懷山藥、金銀花、土茯苓、露蜂房、血餘炭、補骨脂、生甘草)。以上三型未潰者均以消化膏敷貼患處,3日換藥1次,若已潰者外用甲字提毒粉,紅紗條,1日換藥1次。王玨章強調要始終固護脾胃,不宜攻伐太過,損耗正氣,常選用陳皮、山藥、雲苓、白術之品。對於乳腺癌術後因淋巴回流受阻,氣血流通不暢,血瘀阻絡,而出現上肢腫脹麻木、疼痛沉重、活動受限,屬術後氣血兩虧、經絡受阻者,施以調補氣血,溫經通絡之法,常選用木瓜、絲瓜絡、獨活、路路通溫經通絡;川芎、紅花養血活血化瘀;當歸、熟地黃、玄參、白芍調補氣血。對於手術後傷口感染,不久癒合者,選用生黃芪、北沙參、茯苓、白術、金銀花、白花蛇、舌草等,養陰益氣,扶正驅邪而達到治癒之目的。(王玉章.乳岩(乳腺癌).北京中醫,1993,(3):59)

九、俞慎初以豬膽汁為主治療乳腺癌

俞慎初以豬膽汁為主藥治療乳腺癌,是其獨特的治法,多年來應用於臨床,取得了較好的效果。其方法是用鮮豬膽1個,經消毒後取汁,泡適量白糖飲服,每天1個。同時以半枝蓮30g,白花蛇舌草30 g,七葉一枝花30 g,黃藥子15 g,全瓜蔞30 g,煎湯代茶飲,每日1劑。如肝鬱氣滯症狀明顯者,方中常加柴胡、郁金、香附;脾胃虛弱者加太子參、懷山藥、白術。上方服3個月為一個療程,一般服2~3個療程後見效。幾年來,其曾用此法治療過5例經醫院檢查為乳腺癌的患者,均獲得滿意療效。治療後不但病情得以控制,未見惡化,而且腫塊都有不同程度的縮小,症狀明顯改善,全身情況好轉,體重增加,患者均已存活3年以上。俞老臨床上還應用豬膽汁調大黃末,敷治疔瘡癤腫,亦取得顯著的療效。

豬膽汁性味苦寒,具有清利膽、瀉熱解毒、潤燥的良好功效。將豬膽汁應用於臨床,首見於東漢名醫張仲景的《傷寒論》,仲景以豬膽汁和醋少許,“灌穀道內”,作為外導通便法;又有白通加豬膽汁湯治少陰病。下利脈微者。其後《千金方》中用豬膽汁合雞子黃、苦酒,治傷寒發斑,《外台秘要》以豬膽汁調黃柏末外塗治湯火傷瘡;《普濟方》用其治療疔瘡惡腫等。明以前的醫書對豬膽汁的記載頗多,古代醫家喜用豬膽汗,取其“寒能勝熱,滑能潤燥,苦能人心,又能去肝膽之火”《本草綱目·卷九》,廣泛應用於熱病裏熱燥渴便秘、黃疸、目赤、痢疾、癰腫疔瘡等證的治療。

以豬膽汁為主藥配合中草藥的治法,對乳腺癌確實有近期緩解和抑制癌細胞、改善症狀、延長生命的作用。俞慎初根據多年的臨證經驗,認為乳岩常以肝鬱化火和熱毒蘊結為主要病理變化,而豬膽法不僅善於解毒,且能清肝,胡用於乳岩的治療,能奏桴鼓之效。

返回      打印

更多

關鍵字:乳腺癌 乳腺癌治療 名醫論癌

相關文章 
 ·如何認識腫瘤標志物檢測 2013-10-17
 ·癌症康復要注重髒器的功能保護與恢復 2013-10-15
 ·美國替代醫學三倍提升頑疾康復率 2013-08-21
 ·孫致明:心理康復在美國癌症治療中的重要角色 2013-04-28
 
 
關於我們 | 法律聲明 | 隱私說明 | 聯系我們 | 友情鏈接 | 網站地圖 | 咨询肿瘤专家 | 在线预约专家 | 网上挂号 | 权威专家 | 富萜樟芝
投稿或免费索取专业抗癌书籍或权威专家免费远程诊断请加我
富萜樟芝富萜樟芝